首页
综合新闻
高等教育
教育时评
留学移民
考试资讯
返回顶部
当前位置: 必发88 > 教育时评 >
陈鹤琴生平故事简介 陈鹤琴的教育思想有哪些
发布时间:2020-03-21 18:53
浏览次数:

根据《幼儿教育辞典》、河北人民出版社“汉译世界教育名著丛书”和上海人民出版社“世界教育名著译丛”等,结合自己多年的学习研究,孤烟直整理出《中外幼儿教育名著60部书单》。新父母在线微信公众号和搜狐教育自媒体孤烟直将推出“中外幼教经典60部”系列,不定期推出这60部幼儿教育经典名著的介绍和评价,敬请关注!

作为著名儿童心理与儿童教育专家,殷红博教授开展人类发展关键期研究、人才学、儿童心理学、儿童教育学研究已有35个年头了,他是我国系统开展人类大脑发展关键期研究的创始人和儿童关键期教育体系的创始人。殷红博教授原创的“CYBK儿童关键期幼儿园全媒体电子化教育体系”改变了传统的学前教育模式和教育方法,尤其是他提出的“体能:现代幼儿教育第一目标”“幼儿健康的心理来自健康的身体”“因时施教是因材施教的核心”“现代幼儿教育是高智慧、高系统和高科技领域”等理念,已被广泛认同。

陈鹤琴生平故事简介 陈鹤琴的教育思想有哪些

猎历史网 - www.373cn.com/2019-03-06/ 分类:历史名人/bf4567.com ,阅读: 陈鹤琴生平简介:陈鹤琴的故事有哪些?陈鹤琴的教育思想有哪些?本文这就为你介绍: 陈鹤琴生平简介 陈鹤琴(1892年3月5日-1982年12月30日),浙江省上虞县人,中国着名儿童教育家、儿童心理学家、教授,中国现代幼儿教育的奠基人。 早年毕业于国立清华大学 ...

陈鹤琴生平简介:陈鹤琴的故事有哪些?陈鹤琴的教育思想有哪些?本文这就为你介绍:

陈鹤琴生平简介

陈鹤琴(1892年3月5日-1982年12月30日),浙江省上虞县人,中国着名儿童教育家、儿童心理学家、教授,中国现代幼儿教育的奠基人。

bf4567.com 1

早年毕业于国立清华大学,留学美国五年,1919年获得哥伦比亚大学硕士学位。五四运动期间回国后,最初担任南京高等师范学校教授,讲授儿童心理学课程。

东南大学成立后,任教授和教务主任。后担任中央大学师范学院院长和南京师范学院校长。

陈鹤琴提出了“活教育”理论,重视科学实验,主张中国儿童教育的发展要适合国情,符合儿童身心发展规律;呼吁建立儿童教育师资培训体系。

编写幼稚园、小学课本及儿童课外读物数十种、设计与推广玩具、教具和幼稚团设备。 一生主要从事于一系列开创性的幼儿教育研究与实践,有《家庭教育》等着作。

陈鹤琴的故事

一、以儿子为对象

1920年12月26日凌晨,29岁的年轻教授陈鹤琴初为人父,望着自己的“杰作”,初为人父的陈鹤琴来不及兴奋,他拿着照相机,镜头对着襁褓中已经熟睡的婴儿连连拍照,然后用钢笔在本子上记录下婴儿从出生时一刻起的每一个反应……

陈鹤琴对自己儿子成长发育过程作了长达808天的连续观察,并用文字和拍照详细记录下来。他天天亲自给儿子洗澡。

他的实验室就是他的家;他的妻子和母亲是他的两位最得力助手;他的儿子则是他的工作“对象”、“成果”与实验中心。

他将观察、实验结果分类记载,文字和照片积累了十余本。他将自己的观察、记录与研究心得编成讲义,在课堂上开设儿童心理学课程。有时,他还会将儿子抱来课堂作示范。

二、创办幼教基地

1923年秋,陈鹤琴在自家寓所里创办了中国首个幼教试验基地——南京鼓楼幼稚园。自此,他家的客厅成了12个流浪儿的课堂。

他架起小黑板,摆上小板凳,让女儿当小先生,教流浪儿识字、唱歌;他和孩子们一起做识字游戏;他在音乐声中拿起“新年老人”的拐杖,走到台前,表演自己最拿手的“小兵丁”,一边唱着,一边以手杖作枪,举枪、瞄准、射击……

当时,儿童教育在中国还是一片荒漠,在学制上尚无地位,少数几个幼教机构,都由教会主办。于是,这位师从杜威的教育学硕士归国后,在南京创办了5个实验学校和幼稚园,又最先在高校开设儿童心理学。

有人背后议论:“堂堂大学教授,搞娃娃教育有什么出息?”陈鹤琴却说:“我就是要从小孩教起。”

三、遭到错误批判

1941年的中秋节晚上,陈鹤琴组织学生开了一场月光晚会。师生们围在大礼堂前面的平地上,边上是松林。

在深蓝色的无云天幕下,大家弹琴、唱歌、讲故事。后来,学生们高呼“校长来一个!”年过半百的陈鹤琴拿起棍子,唱道:“我是一个小兵丁……”

17年后,像这样的“活教育”实践,成为了批判老校长的罪状。1958年一次反右的批判大会上,有领导指着他骂道:“跳跳舞,钓钓鱼,发发牢骚,你那学问狗屎不如,不是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又是什么?”

此时,有人看见,坐在台下第一排中央的这位中国“幼教之父”,“垂着眼皮,噘着嘴巴,一副受委屈的孩童神情。”

陈鹤琴的教育思想有哪些?

一、活教育

1、目的论

陈鹤琴指出,“活教育”的目的是“做人,做中国人,做现代中国人”,他从“做人”开始,把教育目的划分为依次递进的三个层次。

“做人”是“活教育”最为一般意义的目的。如何建立起完美的人际关系,借以参与生活,控制自然,改进社会,追求个人及人类的幸福便是一个做人的问题。所以活教育提倡学习如何做人,如何求社会进步、人类发展。

第二层次“做中国人”就是要培养每一个国民,使其热爱祖国、热爱人民,保卫祖国、建设祖国的爱国主义品质,这体现了教育目的民族性。

陈鹤琴最后把教育目的归结到“做现代中国人”上。他认为这样的人应具备以下五个方面的条件:要有健全的身体,要有建设的能力,要有创造的能力,要能够合作,要有服务精神。

2、课程论

陈鹤琴认为,传统教育的课程内容是固定的,教材是呆板的,先生只是一节一节课地上,学生只是一节课一节课地学。这样的读书只能造就“书呆子”。

鉴于传统教育的严重弊端,唯有提倡“活教育”,到大自然、大社会中去寻找“活教材”。 陈鹤琴所谓的“活教材”是指取自大自然、大社会的直接的书,即让儿童在与自然和社会的直接接触中,在亲身观察中获取经验和知识。

“活教育”的课程论并不摒弃书本,只是强调历 来为教育所忽视的活生生的自然和社会,而书本知识则应是现实世界的写照,应能在自然和社会中得到印证,并能够反映儿童的身心特点和生活特点。

他把活教育的内容具体化为“五指活动”。即健康活动、社会活动、科学活动、艺术活动和文学活动,其目的是培养儿童理想的生活。

3、方法论

陈鹤琴指出,活教育方法论的基本原则,是“做中学,做中教,做中求进步” 。他认为“做”是学生学习的基 础,因此也是“活教育”方法论的出发点。陈鹤琴在强调做的同时,还强调思维的作用。

他把活教育的教学过程分为以下四个步骤:一是实验与观察;二是阅读与参考;三是发表与创作;四是批评与研讨。这四个步骤是教学过程的一般程序,不是机械的、割裂的,它们同样体现了以“做”为基础的学生主动学习。

二、家庭教育

1、树立正确的家教观

陈鹤琴先生认为,儿童早期所接受的家庭教育关系着人一生的发展,具有积极的奠基作用。

他认为,家长应充分挖掘家庭教育的深层意义,在家教目标上尽快摆脱个人家庭的束缚,树立为国教子的大教育观,将能否为社会作贡献作为衡量孩子成材的标准,由“为个人型”向“为国家型”转变。

家庭教育的内容不是单一的。家庭教育同幼儿园一样,也担负着儿童体、德、智、美、劳诸方面的教育任务,教育内容也相当丰富。

2、重视父母的作用

陈鹤琴十分重视家庭教育中父母的重要作用。他对父母提出了以下要求:1、父母要尊重儿童的人格;2、父母步调要一致;3、父母要给儿童以真正的爱。

3、家庭教育的科学实施

陈鹤琴认为,应该创设良好的家庭教养环境,包括物质的环境与人的环境,而人的环境尤为重要。家长应为孩子选择和创设良好的教育环境用以支持他们的模仿,诸如良好的精神环境、游戏环境、艺术环境和阅读环境等。

父母应随时注意自己的眼神、表情、语言交流、行为举止、性格表现、作风习惯和对儿童的态度等等,这些都在无形之中给儿童以很大的积极或消极影响。

陈鹤琴指出,应遵循儿童身心发展的规律。父母对子女教育第一步应从了解幼儿的心理入手,遵循科学的宏观指导。

他还进一步指出,应加强家庭与幼儿园之间的联系,幼儿家庭教育和幼儿园教育在儿童成长中的作用和意义都非常重大,但二者不能脱节,必须共同合作才能取得最大的教育效果。

三、学前教育

1、课程实施

陈鹤琴在对学前儿童心理和教育长期研究的基础上,提出了适合学前儿童发展的课程组织法,即“整个教学法”。陈鹤琴认为,“整个教学法,就是把儿童所应该学习的东西整个地、有系统地去教儿童学。”

因为学前儿童的生活和发展都是整体的,外界环境的作用也是以整体的方式对儿童产生影响的,所以为儿童设计的课程也必须是整个的、互相联系的,而不能是相互割裂的。具体化后即为游戏法,同时要照顾儿童不同的发展水平,而采用小团体式教学。

2、课程编制

陈鹤琴提出了适合我国国情的幼稚园课程编制应遵循的十大原则:1、课程的民族性;2、课程的科学性;3、课程的大众性;4、课程的儿童性;5、课程的连续发展性;6、课程的现实性;7、课程的适合性;8、课程的教育性;9、课程的陶冶性;10、课程的言语性。

陈鹤琴修订了并形成了新的课程结构:节日、五爱教育、气候、动物、植物、工业、农业、儿童玩具、儿童卫生。陈鹤琴还提出了三个具体的课程编制方法:圆周法、直进法和混合法。

3、教学原则

陈鹤琴提出了十七条教学原则,即:

1、凡儿童自己能够做的,应当让他自己做;

2、凡儿童自己能够想的,应当让他自己想;

3、你要儿童怎样做,你应当教儿童怎样学;

4、鼓励儿童去发现他自己的世界;

5、积极的鼓励胜于消极的制裁;

6、大自然、大社会是我们的活教材;

8、用比赛的方法来增进学习的效率;

9、积极的暗示胜于消极的命令;

11、注意环境,利用环境;

12、分组学习,共同研究;

17、精密观察。这突出了以儿童为学习主体的思想及一个“活”字,一个“做”字,使儿童处于主动学习的地位。

如何评价陈鹤琴?

一、陈鹤琴的贡献

陈鹤琴创立了中国化的幼儿教育和幼儿师范教育的完整体系。他从事的幼教事业是全面的、整体的,从托儿所、婴儿院开始手,到幼儿园和小学;在师资培养方面创办了中等幼师和高等幼师专校。

陈教授为了配合幼儿教育与儿童教育的需要,创办了儿童玩具、教具厂,根据儿童心理的发展程序,制作了多种型式的玩具与教具。

陈教授为了丰富儿童的知识,编辑出版了不少儿童课外读物,如:《中国历史故事丛书》、《小学自然故事丛书》等。他所编辑的儿童读物。

根据儿童的心理特点,语言活泼,图文并茂。他还为幼教、小教界主编了多种辅导性刊物,如:《幼稚教育》、《儿童教育》、《小学教师》、《活教育》与《新儿童教育》等。

陈教授为了推广与普及关于幼儿教育和儿童教育,创办与领导了中国幼稚教育社、中华儿童教育社,通过学术团体的活动,对幼儿园教师、小学教师和教育研究者进行了辅导。

陈鹤琴出版的《语体文应用字汇》,为第一本汉字查频资料,开创了中国汉字字量的科学研究。对编写小学课本和普及教育起了推动作用,也为陶行知、朱经农编写《平民千字课》课本提供了用字依据。

二、后世纪念

1、研究会

多个省市如上海、江苏、安徽等都设有陈鹤琴教育思想研究会,主要致力于学习、研究和实践陈鹤琴教育思想,定期进行学术交流活动。

2、故居

陈鹤琴故居位于南京市北京西路4号“鼓楼幼儿园”中,为一栋灰色的二层小楼,小楼墙上的石牌标着“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和“南京市近现代重点建筑”,小楼的前面有一座白色的塑像。

3、学校

为传承、弘扬着名教育家陈鹤琴的现代教育思想,上海市静安区延安中路小学更名为陈鹤琴小学。

4、研究着作

已出版研究陈鹤琴的着作有《怀念老教育家陈鹤琴》、《为中华儿童尽瘁的教育家陈鹤琴》、《陈鹤琴生平年表》、《陈鹤琴教育思想研究》、《陈鹤琴教育思想研究文集》、《陈鹤琴与中国现代教育》、《童心拓荒——现代儿童教育家陈鹤琴》、《爱国老教育家陈鹤琴——陈鹤琴教育思想与实践》等多部。

5、纪录片

上海纪实频道《大师》有专门介绍陈鹤琴事迹的纪录片。

民国时期儿童学研究在中国的兴起,与当时整个社会对童年的发现,儿童被视为建设新中国的轴心力量,以及进步主义教育运动的推动等有密切关系。许多代表性的组织和知识分子,都曾参与到这场运动之中,并诞生了一大批理论与实践的研究成果。但由于“碎片化”的事实,理论创造的缺乏及实践指导的不足,这场运动并未能造成辐射全国且持久的影响力。因此当代中国若要复兴儿童学研究运动,就必须吸取民国时期的经验与教训,努力探索出一条既符合本国国情又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发展之路。

中国幼儿教育经典名著:

殷红博教授认为,代表一个国家的人才培养核心价值的领域,不是大学,也不是中小学,而是学前教育。“我们都知道几千年前中华民族就有对‘3岁看大,7岁看老’的人才培养观的伟大认知,学前教育是一个国家的文化,更是一个国家的文明。我们不能总是引进外国的教育,我们不能总是把优秀的孩子送去外国学习,中华民族五千年的文明精髓和文化传承要从学前开始。只有这样,中华民族才能真正成为世界文化、文明的核心。”

儿童学;童年的发现;实验教育学;实验法

1、《三字经》

殷红博教授30多年创新学术研究与教学实践,拥有原创关键期教育自主知识产权。

摘 要:民国时期儿童学研究在中国的兴起,与当时整个社会对童年的发现,儿童被视为建设新中国的轴心力量,以及进步主义教育运动的推动等有密切关系。许多代表性的组织和知识分子,都曾参与到这场运动之中,并诞生了一大批理论与实践的研究成果。但由于“碎片化”的事实,理论创造的缺乏及实践指导的不足,这场运动并未能造成辐射全国且持久的影响力。因此当代中国若要复兴儿童学研究运动,就必须吸取民国时期的经验与教训,努力探索出一条既符合本国国情又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发展之路。

2、《百家姓》

一、35年潜心研究,提出因时施教是因材施教的核心理念

关键词:儿童学 童年的发现 实验教育学 实验法

3、《千字文》

作为我国著名儿童心理与儿童教育专家,殷红博教授是我国系统开展人类大脑发展关键期研究的创始人,他原创的“CYCP人类大脑发展关键期多维度理论”和“殷红博人类大脑发展关键期五大定律”得到国际学术界广泛关注。他原创的“CYBK儿童关键期幼儿园全媒体电子化教育体系”拥有完全原创自主知识产权,为中国学前教育理论和课程的发展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基金项目:本文为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重大项目“社会·文化视野下的儿童研究与课程创新”(项目编号:11JJD880006)和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青年基金项目“童年社会学视野下学校变革的运行机制及其影响研究”(项目编号:14YJC880015)的研究成果。

4、《千家诗》

0——7岁儿童大脑发展关键期的研究和儿童发展关键期教育,是目前国际脑科学、儿童心理学和儿童教育学领域最关注、最前沿的科研课题。殷红博教授经过35年36000余人次长期跟踪科学研究与教学实践,在国际上提出了儿童发展关键期的五大规律:相似规律、时间规律、持续规律、水平规律、优势规律,并广泛地研究了0——7岁儿童智能素质与心理素质多维度发展关键期。他研究发现,人类50%的发展关键期在3岁之前,人类70%的发展关键期在7岁之前。人的认知模式、记忆模式、思维模式、知识结构、学习能力、习惯体系、体能素质、艺术素质以及能人所不能的个性心理特征,都是在7岁前的发展关键期奠定了发展的基础,决定了一生的事业成功和生存质量。

儿童学研究是一场缘起于欧美的学术与社会运动,其对推动教育学的现代化、教师教育改革以及改善整个儿童福利事业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在当前凯洛夫教育学依然横行无忌、学校教育中存在大量“反童年”现象的中国,复兴这一场“以儿童为本位及核心研究对象”的“哥白尼式运动”,[1]从而实现教育领域的新启蒙,显得极为重要。但是这种复兴不单单是指引介西方国家及日本的研究成果与实践模式,正如国内大多数学者(如郭法奇、方明生、惠中、朱佩荣等)已经做到的那样,同时也是对历史上我国本土儿童学运动的回归与超越——就后一点而言,我们却所知甚少。本文拟结合20世纪上半叶的时代背景,对民国时期我国儿童学研究进行全面探索与分析,希冀为推动我国儿童学研究的本土复兴之路、深化基础教育课程改革提供新的启示。

5、《童蒙须知》

殷红博教授在广泛研究儿童心理学、幼儿教育学、家庭教育学、运动学等学科的基础上,结合中华民族成才优势和文化精髓,并在此基础上提出未来人才培养大趋势理论和我国人才培养早期教育发展理论,创立了拥有完全原创自主知识产权的“中国儿童发展关键期全素质优势教育体系”,改变了中国传统幼儿教育理念。

一、儿童学研究在中国兴起的背景与缘由

6、《太公家教》

二、20年就办一家幼儿园,一心一意打造中华民族精品幼教

近代中国之掀起儿童研究的热潮,与当时整个社会对待儿童的态度、观念,以及“儿童形象”的转变有根本的联系。国内已有大量的研究证明,20世纪10-20年代,特别是“五四运动”前后,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真正“发现”童年的时期。①这种发现,不仅仅是在教育学,且横跨多个学科领域(如法学、文学、心理学等等);不仅发生在知识分子阶层和思想界,也发生于普通民众的日常生活之中。根据菲利普·阿里耶斯的界定,所谓发现童年,也即形成了一种童年的意识,主要指的是人们认识到童年有区别于成年期的独特本质,因此把儿童视为儿童,而非小大人或大人的预备;并区别对待儿童的世界与成人的世界,使两者分离开来。[2]近代中国学者、普通家长、学生和教育者,兴起儿童研究的热潮,恰恰就是在20年代及其之后,正与此时社会整体的变革相呼应。

7、《家范》

殷红博教授和几位具有教育情怀的合作者,1997年创办北京博凯智能全纳幼儿园至今已经整整20年了。博凯全面应用殷红博教授原创的“儿童发展关键期全素质教育体系”。经过20年的精心打造,博凯早已成为中国著名的民族幼教品牌。博凯幼儿园仍然保持办园初心,一心一意打造精品幼儿园,不搞加盟不搞连锁,至今只办一家。

同时,面对帝国主义势力日益强化的侵略、渗透所带来的民族危机,以及通过建设民主共和国而使中国重新崛起的需要,儿童被视为是新中国之美好未来的最大希望,甚至是唯一的期望。无论是梁启超的“新民”,还是陈独秀的“新青年”,都代表着中国觉悟了的知识分子对缔造一代新人的期望。对传统的儿童教养制度的批判,成了当时思想界的强音。傅斯年、李大钊、蔡元培、陈独秀、周建人等人都曾对中国传统的家庭环境进行了严辞批判。他们认为,在过去的中国家庭中,儿童所处的地位极为低下,他们是没有什么自由和权利可言的,而“家长的权力,大半和专制魔王一般。什么经济呀,交际呀,子女教育呀,婚姻呀,都要由他主裁”,因此家长们只顾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塑造、支配孩子,而从来不会依着孩子自身的发展需要、意愿和规律去发展,最终培养出来的儿童终将不能担负起建设新中国、挽救民族危亡的责任。②传统社会中的家长十有八九“不重视儿童两字,不问什么事,总以成人的眼光为标准,以为儿童是具体而微的成人,处处当随成人行动”,“儿童有儿童的需要,为父母的,偏不给以相当的满足”。[3]可以说,正是不满意于传统社会对儿童的不了解、不研究,以及由此形成的漠视儿童权益、忽略儿童发展、损害儿童利益的局面,才构成了近代中国研究儿童之浪潮的主要动机。由此出发,有识之士才呼吁社会各界人士,特别是家长,应依据现代的标准,“以待遇儿童的方法,去待遇儿童”,并且使这待遇的方法,都要合于教育学原理及心理学的原则;而要使这一点真正能够实现,其唯一的途径,便只能是研究儿童学。[4]

8、《幼学琼林》

殷红博教授告诉笔者,他创办幼儿园主要有4个目的:

在学校教育领域也同样如此。伴随杜威及其门徒的讲演、宣传,大量出版物作的引介,进步主义教育运动在20世纪10年代末和20年代时席卷全国,成为当时教育改革的核心指导原则。了解儿童,并以儿童为“本位”来重构整个教育体系,日渐演化为教育领域的基本共识,并被落实到1922年的课程改革之中(此后历次课改也多有继承,虽然并不是全部)。教育者们竞相在各地推行教育实验,但由于“终日和儿童一块玩儿的人们,对于儿童身心发达的科学知识,没有充分的修养”,因此最终达成的实际效果却往往不佳,因此人们日益意识到,“我们研究教育,不消说,对于这一切教育的根基——儿童学——是不能不研究的”。[5]唯有通过研究儿童,把教学、管理等一切行为都变成儿童研究的过程,才能真正建立起以儿童为本位的教育系统,并真正使教育转变为一项有利于儿童发展的社会事业。

9、《黄帝内经》

1.研发拥有完全原创自主知识产权的学前教育体系。

二、儿童学研究的组织与代表人物

10、《千金方》

2.培养新一代面向未来、面向世界的幼儿教师。

儿童学研究的代表性组织

11、《颜氏家训》

3.培养具有国际精英素质的中华民族新一代。

民国时期,中国诞生了一些专门从事儿童研究的民间组织。1920年,第六届全国教育会联合会大会议决通过《设立儿童研究会案》。该案强调了儿童研究对教育的基础性,督促各省区教育会成立儿童研究会,由蒙养园保姆、小学校教员、师范学校教育科教员和有志儿童研究的社会人士组成,集中处理征集童话和玩具、调查儿童心理、实验儿童的身体和精神等三项事宜,并将调查、实验和研究的结果编印成报告书,分送到各省区供同仁参考。[6]遵此会议的精神,1921年江西省教育会决定在本会附设儿童研究会,其研究范围涉及以下六个方面:心理学的研究,包括智能检查、精神分析、性欲问题、童歌童话及玩具、精神发达之法则及一般现象等;生理学的研究,包括身体上之解剖的生理的诸特征与发达之法则及一般现象和关于养护上的各种问题;生物学的研究,包括人类之发生、遗传与感应等;人类学的研究,包括古代儿童之生活、未开及半开儿童之生活、现在文明国儿童之生活等;社会学的研究,包括不良儿及孤儿弃儿之感化救济、社会娱乐机关与儿童、产业发达与儿童、社会体育与儿童等;教育病理学的研究,包括身体上之疾病与异常、精神上之缺陷及异常等。江西省儿童研究会并设有机关刊物,每年发行季刊四次。[7]这个组织是目前已知史料中最早成立的多学科儿童研究机构。

12、《社学教条》

4.让中华灿烂文明从6岁前的关键期传承。

此后不久的1925年11月11日,北京师范大学苏耀祖、孙洁黄、宫壁成、赵迺传等人发起并成立了另一个重要的儿童学组织,即“北京师范大学儿童学研究会”。该研究会虽然是以“研究儿童学,藉谋儿童教育之进展”为宗旨,但由它的行动方案显示,其工作的内容范围却相当广泛,并不限于教育领域,并且是“学理研究”与“实践探索”两步棋同时走的。学理上的研究,就是专门研究关于儿童的个性、兴趣和身心的发展,以及国家、社会、风俗、习惯、教育、宗教、饮食、气候对于儿童的影响等等的问题,而实践上的工作,则包括六大项:一是对中国的父母进行文字的宣传,使他们萌发对童年的觉悟;二是调查儿童生活状况,依据贫与富、乡村与城市等范畴对儿童的生活状况进行调查,并教育孩子们养成良好的习惯与行为;三是征集儿童读物,具体来说,就是将所有有关的儿童读物(儿童杂志、儿童文学等)都征集到研究会,统计之后再审查其内容,按照心理学的原则,编辑成一本儿童图书目录,以给孩子们确定一个读书的参考标准;四是组织儿童图书馆,使每个儿童都有机会看书,其做法是将征集到的儿童读物进行审查,把合格的读物编成类目,组成书库;五是扩充儿童娱乐场,即向各公园及游戏场所直接接洽,请他们添设种种儿童游戏的器具,鼓励儿童在没事的时候就到他们那里玩耍;最后则是每逢春秋佳日,办理一个儿童游园大会,使城市乡村所有的儿童都到指定的公园里一同玩耍,以发展儿童“爱群”的本能。[8]

13、《训子语》

三、让贫困地区的孩子也能得到先进的关键期教育

北师大儿童学研究会为推动自身的事业,还借助《新教育评论》杂志这个平台,推出一个儿童研究专刊,其意在“把社会上对儿童的种种不平喊出”、“把拯救儿童的方法传播到民众”、“作同志们的意见交换场”以及“作唤醒社会的警钟”。[9]他们还通过了研究会的专门章程,规定每年都要举行全员大会、研究会和讲演会。有关资料显示,这个组织在当时受到了校内外许多人的赞助,甚至还邀请了当时北京的一些社会名流加盟,[10]但成员们是否有根据预定的计划,一步一步地推动对儿童的研究与实践,对社会的实际影响如何,却不得而知。《新教育评论》的编辑虽然表示乐于把篇幅贡献给儿童学研究会,希望学人将自己的实践经验与理论成果,都尽早刊登在该杂志上,[11]但翻看该杂志后续的记载,并没有发现该研究会的进一步动作,所以论者可以推断,该研究会的实际作为,必然极为有限。然而无论如何,这个组织的成立,仍可以说是近代中国这股儿童研究运动的标志性事件之一。

14、《鲁迅论教育》

殷红博教授和博凯幼儿园20年来长期资助了新疆、西藏、甘肃、青海、山西、河北、辽宁等偏远贫困地区的40余家幼儿园,向他们捐助玩具、教材,免费培训园长和教师。殷红博教授有一个梦想:就是让全中国的孩子在6岁前的发展关键期都能得到先进的关键期教育,尤其是中国贫困地区的孩子们。

其他研究儿童的组织,在当时的中国也不少见,只是这些组织,多是从某个学科的角度出发去研究儿童,而不似前述儿童学组织那样具有多学科的性质,或者只关注儿童实际生活的细节问题,而不做学理性的探索。比如作为全国最大教育研究团体的“中华儿童教育社”,即专从教育学的角度研究儿童,③并在此基础上出版刊物《儿童教育》,发行各种教育类读物,因此具有儿童教育实验、儿童教育辅导、儿童图书馆和儿童书籍日用品代办部等功能。[12]当时许多学者都参与了这个组织,并对它评价甚高,比如林仲达就曾这样说道,“日本于一九零二年创设日本儿童学会,中国除中华儿童教育社(以研究儿童教育之实际问题为中心)外,便无其他纯粹的儿童研究的组织了”。[13]这说明中华儿童教育社在儿童教育领域确实做出了重要贡献。此外还有1933年成立的中华慈幼协会,以“提倡维护儿童权利,并以种种可能的方法为儿童谋求幸福”为宗旨,曾多次呼吁有关专家组建儿童研究委员会,进行儿童生理、心理的测验与调查,以了解中国儿童的发展状况,并将研究结果公布于众;该组织还在儿童权利保障、儿童救济与卫生医疗等实践领域做出了重要贡献。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aichi-komei.com. 必发88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